關於“四大名樓”的詩詞蒐集越多越好

時間 2022-01-15 01:55:10

1樓:匿名使用者

黃 鶴 摟

崔顥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黃鶴樓送盂浩然之廣陵

李白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射。

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

李白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

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望黃鶴樓

李白東望黃鶴山,雄雄半空出。

四面生白雲,中峰倚紅日。

巖巒行穹跨,峰嶂亦冥密。

頗聞列仙人,於此學飛術。

一朝向蓬海,千載空石室。

金灶生煙埃,玉潭祕清謐。

地古遺草木,庭寒老芝術。

□予羨攀躋,因欲保閒逸。【□處為:搴手換足】

觀奇遍諸嶽,茲嶺不可匹。

結心寄青松,永悟客情畢。

醉後答丁十八以詩譏餘槌碎黃鶴樓

李白黃鶴高樓已槌碎,黃鶴仙人無所依。

黃鶴上天訴玉帝,卻放黃鶴江南歸。

神明太守再雕飾,新圖粉壁還芳菲。

一州笑我為狂客,少年往往來相譏。

君平簾下誰家子,雲是遼東丁令威。

作詩調我驚逸興,白雲繞筆窗前飛。

待取明朝酒醒罷,與君爛漫尋春暉。

江夏送友人

李白雪點翠雲裘,送君黃鶴樓。

黃鶴振玉羽,西飛帝王州。

鳳無琅□實,何以贈遠遊。【□處:王幹】

徘徊相顧影,淚下漢江流。

菩薩蠻·黃鶴樓

***莽莽九派流中國,

沉沉一線穿南北。

煙雨莽蒼蒼,

龜蛇鎖大江。

黃河知何去?

剩有遊人處。

把酒酹滔滔,

心潮逐浪高。

蓬萊詩選

蓬萊鎮[宋]駱賓王

旅客春心斷,邊城夜望高。

野樓疑海氣,白鷺似江濤。

結綬疲三入,承冠泣二毛。

將飛憐弱羽,欲濟乏輕舡。

賴有陽春曲,窮愁且代勞。

登蓬萊閣觀讕亭

柳倩波湧千層逐浪翻,無端獨自莫憑欄。

海風拂拂催人老,長島遙遙落日殘。

眾嶼橫陳安水域,峰山縱列屬仙班。

蓬萊無限風光好,仙閣回眸更壯觀。

戚繼光水城

柳倩志在防倭建水城,依山傍海練新軍。

門通戰艦連千浪,船舶遼東鎖萬程。

魚寨宋興邊外患,炮臺明立夢無痕。

將軍立馬丹崖看,海市蜃樓屬舊聞。

無題張學棣

秋陽秋色送秋霾,齊魯風光次第開。

岱麓倥傯沂水盡,一軺飛掣上蓬萊。

無題王丙乾

碧海萬頃層層浪,丹崖雄俊步步高。

蓬萊瓊閣風光美,神州處處好河山。

無題張平化

蓬萊勝景譽人間,美景奇聞任暢談。

海市蜃樓皆幻影,勤耕巧織即神仙。

無題吳建賢

日落沙明天倒開,波搖石動各縈迴。

輕舟汛月隨雲轉,疑是山陰雪後來。

題蓬萊閣

歐陽中石

高閣建礎立丹崖,半在塵寰半入霞。

天后常邀雲外客,神凡同泛仙搓。

蓬萊閣聯想

王德海十億元元賽神仙,丹崖連水水連天;

取經域外興華夏,引進雲梯攬月旋。

到得蓬萊期海市,精神物慾欲兩全;

云云龍 悠悠夢,天外當知別有天。

送朱司封知登州

[宋]梅堯臣

駕言發夷門,東方守牟城。

城臨滄海上,不厭風濤聲。

海市有時望,閻屋空虛生。

車馬或隱現,人物亦縱橫。

變怪其若此,安知無蓬瀛。

昨日聞公說,今日聞公行。

行將勸農耕,用之卜陰晴。

望 海[宋]蘇軾

東海如碧環,西北卷登萊。

雲光與天色,直到三山回。

我行適仲冬,薄雪收浮埃。

黃昏風絮定,半夜扶桑開。

叄差太華頂,出沒雲濤堆。

安期與羨門,乘風安在哉?

茂陵秋風客,勸爾麾一杯。

帝鄉不可期,楚些招歸來。

海市詩〔宋〕蘇軾

予聞登州海市舊矣,父老雲:“常見於春夏,今歲矣,”

予到官五日而去,以不見為恨,禱於海神廣德王之焉,乃作此詩。

東方雲海空復空,群仙出沒空明中。

欲構孤亭撐絕頂,煙霞深處可能攀。

蕩搖浮世生永珍,豈有貝閾藏珠宮。

心知所見皆幻影,敢以耳目煩神工。

歲寒水冷天地閉,為我起蟄鞭魚龍。

重樓翠阜出霜曉,異事驚倒百歲翁。

人間所得容力取,世外無物誰為雄。

率然有請不我拒,信我人厄非天窮。

潮陽太守南遷歸,喜見石廩堆祝融。

自言正直動山鬼,豈知造物哀龍鍾。

信眉一笑豈易得,神之報汝亦已豐。

斜陽萬里孤鳥沒,但見碧海磨青銅。

新詩絝語亦安用,相與變滅隨東風。

海上書懷

(宋〕蘇軾

鬱郁蒼梧海上山,蓬菜方丈有無間。

舊聞草木皆仙藥,欲棄妻弩守市闊。

雅志未成空自嘆,故人相對若為顏。

酒醒卻憶兒童事,長恨雙鳧去莫攀。

田橫山(明〕陳鳳梧

蒼山迢遞白雲問,高出丹崖回不凡。

西北天空浮海水,東南地盡送風帆。

層臺上倚日橫寨,峭壁下臨珠子巖。

欲構孤亭撐絕頂,煙霞深處或可攀。

韜深處[明]戚繼光

小築漸高枕,憂時舊有盟。

呼樽來揖客,揮鏖坐談兵。

雲護牙籤滿,星含寶劍橫。

封侯非我義,但願海波平。

凱歌[明]戚繼光

萬眾一心兮,群山可撼。

惟忠與義兮,氣衝斗牛。

主將親我兮,勝如父母。

干犯軍法兮,身不自由。

號令明兮,賞罰信。

赴水火兮,敢遲留!

上報天子兮,下救黔首。

殺盡倭奴兮,覓個封侯。

無題[明]戚繼光

南北馳驅報主情,江花邊月照平生。

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橫戈馬上行。

放舟蓬萊閣下 [明]戚繼光

三十年來續舊遊,山川無語自悠悠。

滄波浩蕩浮輕 ,紫石嶙峋出畫樓。

日月不知雙鬢改,乾坤尚許此身留。

從今復起鄉關夢,一片飛雲天際頭。

登蓬萊閣

(明〕徐應元

高閣懸天際,危欄枕水濱。

雲霞如有約,鷗鴛若相親。

山影當窗亂,濤聲人座頻。

心知潦倒處,身境總非真。

甲子仲夏登署中樓觀海市 並序

(明〕袁可立

餘建牙東牟,歲華三易,每欲寓目海市,竟為機務纓纏,罔克一覲。

甲子春,方得旨予告,因整理諸事之未集。又兩閱月,始鹹結局,於

是乃有暇。仲夏念一日,偶登署中樓,推窗北眺,於平日滄茫浩渺間

儼然見一雄城在焉。因遍觀諸島,鹹非故形,卑者抗之,銳者夷之;

宮殿樓臺,雜出其中。諦觀之,飛簷列棟,丹堊粉黛,莫不具焉。紛

然成形者,或如蓋,如旗,如浮屠,如人偶語,春樹萬氛參差遠邇,

橋樑洲渚,斷續聯絡,時分時合,乍現乍隱,真有畫工之所不能窮其

巧者。世傳蓬菜仙島,備諸靈異,其即此是與?自已歷申,為時最久,

千態萬狀,未易彈述,豈海若緣餘之將去而故示此以酬夙願那?因作

詩以記其事雲。

登樓披絝疏,天水色相溶。

雲靄洚無際,豁達來長風。

須臾蜃氣吐,島嶼失恆蹤。

茫茫浩波里,突忽起崇墉。

坦隅遇如削,瑞採鬱蔥蔥。

阿閣疊飛檻,煙霄直蕩胸。

遙岑相映帶,變幻紛不同。

峭壁成廣阜,平巒服奇峰。

高下時翻覆,分合瞬息中。

雲林蔭琦坷,陽麓煥丹叢。

浮屠相對峙,崢嶸信鬼工。

村落敷洲渚,斷岸駕長虹。

人物出沒間,罔辨色與空。

倏顯還倏隱,造化有元功。

秉鉞來渤海,三載始一逢。

縱觀臨已申,渴腸此日充。

行矣感神異,賦詩愧長公。

滕王閣序

王勃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

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採星馳,臺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

十旬休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臺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

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盱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軸。

虹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俯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

四美具,二難並。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

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

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濟,命運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

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

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心;阮藉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

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託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嗚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 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 珠簾暮卷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 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

岳陽樓記

范仲淹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嶽潛形;商旅不行,檣傾楫摧;薄暮冥冥,虎嘯猿啼;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郁郁青青。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矣!

”噫!微斯人,吾誰與歸!時六年九月十五日。